葡萄糖_Laurant

要听我讲个长长的故事吗?
每天都想成为葡萄糖。
原创主,有同人。

(饿坨了,这几天咸鱼不复习的时候脑子又想起轮归处来了,以下句子一句属于一人,为了避免剧透就不标来自谁了。涉及者有伊恩,言若,伊里弗,戈城,洛沐,维尔加纳,韵,南风,灵,阿尔瓦,伊戈尔)
(轮归处剧情相关,时间轴不一致,微剧透注意)
“比起伊恩... 还是奈隐这个名字更好用些。”
“你说你一介御风者,小小年纪满心沉重,届时风也捎了重量飞不起来可就为难了哟。”
“就是说本该一人一半的东西,我先拿走了一个位置与极小一份,于是留给你的那个位置上就是一大半了。那我如果死了的话你是不是就能全拿回了?”
“是吧,我也觉得我失败透顶了,没把小怜同我一起带走不说还偏偏让她落到你这种人手里去了。把我妹妹放下,或我现在就切了你那条手臂。”
“啊?嗨... 吓死我了,你那蝴蝶结一晃吓得我还以为遇见故人了...。不不,不是朋友,是个恨不得千刀万剐而快之的。”
“哎哟伊里弗你快看那个小兔子居然能用异能把土块轰掀了——...刨草吃... 不如我们给它抱回来养?...你连名字都想好了?为啥是玛依拉?...神圣的召唤?啥玩意?”
“我得了个外号... 唤遗言来着,多半是因为我是最后一个能知晓他人死前那点遗言的人了吧。如何?这样便不算让灵独自承担一切了吧?”
“...我曾与你打过照面的,也知道你的事。我没立场责怪你抛下她一人数年,世事颠沛每人都有苦衷。不过有些事只有你才能做到。快回去吧。”
“你这同要我背叛他们有何区别。”
“那还是个小孩吧... 个子真小啊。要是她真跑掉了倒还好,偏偏还是给逮回来了... 一国之任加在这种小孩身上,怕是沉重得能给压死了。...不喝了不喝了,你们喝着吧,我看看去。”
“...不曾见过的材料... 将这些药给他们拿去吧,一群半大孩子喝药还嫌苦,也不看自个伤成什么样了... 我的药是甜的!甜的!真拣着苦的那就赶紧托人赌彩去吧。”

评论
热度 ( 4 )

© 葡萄糖_Laur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