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糖_咕咕的孢子

每天都想成为葡萄糖。
原创主,有同人。

Repo:献给热爱狗雪的这位大大及《月见醴》《提鞋》

Repo: 献给热爱狗雪的腊酒233(紬枫娃娃)

  其实这个强行长评按照我素来的拖沓性子是能拖得更久更久的,然而在吃完了月见醴番外蚌精和酒狂再辗转一晚后我无法按捺我的……爱意?了。

  在repo的最初,我将提炼其最基本也最核心的意义。

  大家快来爱她啊!!!!!!你们快来看她啊她可棒了!!!!!!!!她笔下的狗雪简直不能更棒了啊!!!!!!!!!大家快来爱她啊!!!!!!!!!(疯狂打call.jpg

  下边不管我要写多少字其实都能用这些话概括啊!!!!!!!!!!! 

  她真的特别棒啊!!!!!!!!!!大家快来爱她爱狗雪啊!!!!!!!!!

  月见醴超好吃的啊!!!!!!!!!提鞋也超级棒的啊!!!!!!!!!!!!

  你们快来看啊!!!!!!!!!!!快来看啊!!!!!!!!!!!!!!

  ……大概是如此。

  除了咆哮以外这篇长评中还将囊括以下几项主要内容。

  1. 对《提鞋》与《月见醴》的初见印象,及随着时间推移与深入而……忘词了,总之就是说我怎么爱上这位太太的!

  2. 就是说我为什么会这么爱这位太太!

  3. 以上两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打call!打call!

  为这位太太打call绝非是随圈里常见浮夸风气,而是经我漫长(?)时间的阅读与追随后被其文字深深打动所致。在多年前便已看厌随处可见的甜腻恋情中心文字后,我在某一日的狗雪tag下遇见了《提鞋》。

  ……的第二篇。

  我相当惊异地发现,其文风也并未随圈里大流,细细究读下去可见三个明晃晃的背景大字——

  有文化。

  ……不是,有话好好说,打脸作甚。

  这个有文化可是认真的。

  在风气过分浮夸的时代里,在堆砌词藻与故弄玄虚已成大流的圈子里,我却当真看见这位太太的文字中是比大多数普通同人作者更深几分也更用心几分的文化背景。不管是其对诗经的引用,还是对红楼的研读,都可见其功底,读来全不觉出戏。

  个人对于圈子一事——特别是热圈,是相当绝望的。虽说我水平仍差强人意,但好歹也是写了快十年字的人,尽管自身水平限制极大,却仍每每被圈里哗众取宠气出烟来。

  在这个b站填词比名著更值一读的时间里,在同人圈里读到此等功底着实不易。

  好吧,其实一开始注意起来并不是因为文化功底啦。

  我记得清晰,《提鞋》里雪女将数套御魂尽数摊开在地上絮絮朝大天狗谈起不同套御魂时的回忆,在谈及不得不牺牲了部分输出时流露出的极倔强又好强的性子。除开面无表情,这一场景更将一个立体的她描绘深化了好些。在家中年幼些的孩子问起因失宠而得了闲的三尾姨(???)时,大天狗率先抢在雪女前头敷衍了她——不然家中又要再多一个年少老成的雪女。由此可见式神之身的雪霏霏——紬枫姬家的雪女之一——大多是在这家里见惯了冷落,因此迅速学会一身通晓世故人情的本事。再加之在与以津真天聊天时因对方的凄凉身世而极力避忌谈及家乡,在旁人无心多嘴时飞快地打过圆场又绕开了话题。于是在围绕雪女的“冷漠”“面无表情”诸多刻板印象之外,我触及了一个崭新的她——熟稔人心,通晓世故,懂极了周身境况,严厉呵斥下是十二分的体贴维护,除了那骨子里生来便带着的凉气外,是个活得鲜活又倔强的亭亭的妖女。

  艾玛。我要被我的表达能力气死了。但确实是这样——在我看来,同人绝不可能将一个原著里的角色原原本本一丝不改地拓印下来——更何况同一个原著也会在不同心境中生出万花筒一样灿烂的可能性来。所以在我心里同人便是个半独立的世界——除了那模糊的来自原著的面容以外,这世界面貌要如何勾勒,那诸多模糊而又单薄的人儿们要如何在全新的世界里真正生动地活过来,便全凭同人作者们的本事了。

  除此之外,另一点让我注定了要爱上这位大大的文字(…

  名字。

  每个式神的名字。

  见惯了以妖名称呼自家式神,即使有心区分也不过潦草一句“小鹿一号”“小鹿二号”之类称号。而对于家中根本没有重复式神的我来说,还真甚少想过这么个问题——妖界魑魅魍魉何其多,光是平安京就不知多少阴阳师手里有茨木酒吞大天狗,更别说人手一只的开荒式神雪女了。我们可以极尽细节去描绘一个自家中的雪女——这一位是随了自己艰苦开荒的。那么同族里的不同个体呢。

  我们是人,是同族同类。世上无数个体,怀着独一无二的心性与故事。细想来,我们有足够理由相信鬼界同人世在这点上有着相同之处。大江山鬼王可以只有一个,但雪妖族总不能就雪女一个独苗苗吧(…

  连灯笼鬼,这只和那只都是不同的。即使它们都喜欢抢走我家小座敷卖血产的火,叮铃咣啷地变个大鬼笼——哧——但我还是相信它们不同的。

  所以我非常非常惊喜地看见,从《提鞋》开始,文里出现的每一个个体都有其独立的名字。与其个性背景相连相应,美好极了的名字。

  心性老成稳重的雪霏霏,及其深爱的大妖风狩。因不曾过早见过凉薄世事而天真烂漫的雪离离——以及《提鞋》中还只是稍作提及的,黑晴明家的深雪与风见。

  好了,我要开始夸《月见醴》了。

  《月见醴》篇幅比起《提鞋》来说更长了许多,从深雪为一诺而离家下山一路描绘至与风见相守成家连孩子都有了(… 中途还多了个对其恨铁不成钢看见他俩腻歪就要气死的单身晴明爹(…。

  我真的,特别特别喜欢这篇,喜欢到事先想好的逻辑都没有了。随便哪一章拿出来我都能夸上老半天,特别是与吴叶相关的剧情。

  我非常喜欢《月见醴》里的深雪/风见和吴叶。非常非常喜欢。

  先从深雪谈起吧。

  比起《提鞋》中的雪霏霏,初涉世时的深雪显然要更……天真无知些。于她而言对人世向往的开端就是那一朵灼心的雪莲。那朵雪莲将她推入期待与向往,最终也将她推入绝望与崩溃。过于赤诚纯粹的期待,偏偏落在了这个五味杂陈/为了活着而不得不打翻各种罪行的染缸污浊一身的人世上。可能在这点上妖界会纯粹些吧,毕竟大家都死了,不用在弄死别人与捱死自己两个选项之间辗转。

  《提鞋》里雪霏霏曾说过,深雪曾是他们中最特别的一个。

  确实特别,我超喜欢她的(爆哭.jpg

  深雪与风见,在彼此都仍是孩童年纪的时候,相遇了。说句俗的,在最好的年纪相遇了。

  我一向对幼驯染有着深刻的执念——在自己的世界都仍模糊时,便被彼此染上无可挽回的色彩,直到二人的世界不管是长大还是老去时也仍共享着同一色的天空——命中注定的相见,顺理成章的相爱,不可分离的相守。

  我爱他们(爆哭.jpg

  我不知道说什么了我只想说我爱他们(爆哭.jpg

  深雪对人世的更深的认知大概是从与吴叶相伴时开始的吧。无论多少次还是要被吴叶偷拿酒去和酒吞对饮,然后骗深雪说是深雪自己傻了吧唧一口气全喝完了还醉得不省人事。深雪也是傻得可爱,还暗暗自责风见给的礼物就那么快喝完了没多留着慢慢品尝……

  吴叶真的是个鲜明极了的角色。为自由而挣扎一世,终是不得。

  她也许是明白的,深雪终究是妖,再如何相处亲密起来也终会隔了些认知上的不同。更何况深雪骨子里带着雪妖生来的凉薄,所以在被囚困一生的少女吴叶看来,日日夜夜伴随在自己身边的深雪,其实更像个随时都可以自行挣脱了纷飞而去的精灵吧。

  这一点是我自己强行解读了,由于想起紬枫姬所说的吴叶羡慕的对象其实就是深雪,忍不住稍稍分析了一下在吴叶眼中的深雪……。

  以及我非常喜欢深雪初见的晴明——在分裂之前的晴明。恰到好处地糅合了黑白两者的个性,活得玲珑轻巧像个白狐狸。

  狐狸收了个傻女儿。那时他一定不知道,他苦心孤诣放这雪女儿去人世见识历练,回来除了谈恋爱啥都没学会,见惯了情爱却连亲个嘴都要踌躇害羞。

  气死了,气死了。狐狸要气死了。

  《月见醴》一路描绘了二人的变迁。不管是心思纯净随便两句就给骗得团团转的深雪(… 还是有了深雪就希望博雅别来了的风见(… ,在追《月见醴》的这段时间里,就像看完了他们生动鲜活的一段妖生。

  真的是极其愉快的体验。

  以及趁机对番外《酒狂》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黑爹被这俩腻腻歪歪的给气炸了,居然因为亲亲热热就有胆子无视黑爹的来信了!你俩也是翅膀硬了。黑爹暴跳如雷,说着又认命地低头写起了信。以及《蚌精》是真棒啊!

  我很喜欢文里的他们,守极了诺的/倔强的/不甘落于人后的深雪,即使是对于风见也不例外。

  怎么说呢。我个人其实是不喜看谈恋爱的——我觉得比起恋爱一事,真正有心相守的二人之间有远比恋爱更多更多的别的事物要谈。我也不喜一句话定终身的爱/一见钟情或是施舍样的依附——可能是我口味过于挑剔苛刻了(… ,所以能看到如此的二妖从年少起便各自打磨,直到彼此都彻彻底底地契合了彼此的形状——一路走来,无数坎坷,他们还能在一起,真TM好啊。

  换句话说——

  他们果然,在一起了。

  最后表白您@.... 艾玛咋@不出来啊?那我就意念艾特一发吧~

  爱您!谢谢您带来了如此精彩的故事!!!

评论 ( 24 )
热度 ( 17 )
  1. 腊酒想上学葡萄糖_咕咕的孢子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次收到如此长评,心融化了!!能与如斯朋友在山顶相遇,实在不枉当初在咖啡馆一坐一整天,回宿舍还改到...

© 葡萄糖_咕咕的孢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