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糖_咕咕的孢子

每天都想成为葡萄糖。
原创主,有同人。

作为一个即将在万圣节cos一个天天按时上学乖乖上课好好复习除了学习啥都不爱的高中生的我,洞比脑大洞吃脑了都不可能动笔写半个字正文。
所以我,一个fgo打光了体力的我,来扯淡了。
以下表里异界相关。原创注意。
—— —— —— ——
奥亚斯在第一世界里死得最早,在第二世界里也没晚到哪里去。几乎算是“牺牲”与“命运”的标志了。
他本人不管在哪个世界里都没有活多久,除了那层象征意义之外其本人并不是个多丰满的角色,就像心智未全的孩子,来不及懂得“人生是什么”便已死去的「初始」。
然后我就发现一直追着奥亚斯的爱丽莎,从第一世界失恋到第二世界。(爱丽莎:`_ゝ´
我本人极偏爱幼驯染,爱丽莎作为第一世界的生命之神,与“世界最初的培育园”(其实就是海洋)之称的创世神之一奥亚斯在自然意味上搭着钩。在海洋的怀抱里机缘巧合之下诞生的生命开始漫长的进化与筛选,随着时间推移终于有生命能够离开水。这两人共同守护着这个发生了千万遍的奇迹。
从偶尔中诞生的不成型的生命,到拥有思考与智慧甚至能拷问自然的高等物种。
奥亚斯是初始,爱丽莎是进化,奥亚斯死去时事情就变得非常尴尬。
说句俗的,人类已经进化到就算把「起源」否定掉也根本没所谓的地步了。忘本了。
天父地母是家长。爱丽莎的世界里从来只有奥亚斯。
奥亚斯到底活了多久,到底来不来得及生出情,到底对再亲近不过的爱丽莎抱有什么态度——说什么都晚了。
幼驯染,过早捆绑在一起的幼驯染,眼里看不见别人。不是一群打闹玩伴似的,而是真真正正除了彼此之外再没第二个人的关系。
活着的人是斗不过死者的,我一直如此深信。时间会放大与扭曲很多东西,把早已习惯的占有欲理解为爱也不足为奇。
第一世界里奥亚斯的死直接导致了神明们一系列的溃坏。如果说太阳神与黑夜神还只是被严重动摇的程度,那象征着“活下去的意志”的莫洛可以说是被奥亚斯的死给连带着一并拖死了。失去了来处的意志再无立足之处,所有为生存而发生过的抗争全部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生命啊,失去了最初的起源的,却还能自行一心一意繁衍复制的,简直像是怪物啊。
对我就是在说若无其事污染了海洋一步步弄死了海洋神奥亚斯的人类们。
“生存意志”这个词对于发展到这个时候的神明们来说,已经非常重要了。我私心设定它们在日复一日的世界中逐渐生出了情感这一事物。莫洛这一死,神明们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最先因此死去的是太阳神艾尼亚。将光明与温度化作能量,给予所有趋光者希望与生命的艾尼亚,在连生存意志都不再有的世界里陷入绝望,死掉了。
世界落入了漫长的黑暗与溃坏。私设人类在巨大的环境变迁下仍能坚持自给自足一段时间(极小),至少能护少量人类周全。至于别的生物啊谁顾得上啊ヽ(#`_つ´)ノ
黑夜神考尔比,在太阳神艾尼亚死后苟延残喘了很久,带着当时还是神之胚胎的路渊在失去了太阳的世界里徘徊了很久。路渊当时还是个未觉醒神胚胎,理论上可以替代任何神明的位置成为新神。考尔比忍着孤独与绝望将路渊一路带大到成型,最后决定将黑夜神的种子转给路渊。
黑夜是沉默,是包容,是阴影,是趋光者(包括人类)天性里深植的对死亡与未知的畏惧。考尔比在死去之前,决定让路渊成为新的黑夜神。
至少要有谁来提醒下一个世界的生命们,切莫忘了恐惧与敬畏。切莫成为无所畏惧的怪物们。
考尔比死之前,终末双子神已经被即将死去的天父地母创造出来了。用最后的力量,将他们守护在已经死去的培育园深处(其实就是海底),在他们从胚胎成型后便被送了出去。
他们的诞生是为了给这个玩完了的世界献上终结。伊迪斯与耶尔克,两体一心的双生子,共为终末神。
而在共享的终末下,伊迪斯也象征着希望,而耶尔克象征着记忆。
在这世上最后一个人类也死去时,生命神爱丽莎也死了。她将这世上最后一朵花交给了双生子里的女孩伊迪斯。
那朵花,是献给最早死去的奥亚斯的。
“在你那来不及生出爱与情的冰冷怀抱里,沉睡着这世界里最后的花”
世界终末后,终末双子神带着爱丽莎给予的花,在死去的海洋中陷入了漫长的沉睡。与他们一起的,还有被赋予了黑夜之种的,同样在海洋中沉睡的路渊。
这是最起始的物语,第一世界的起始与终末。而在不知多久以后,同样在偶然中诞生的第二世界,是表里异界的舞台。终末双子神与黑夜神一同成为创世的起始三神。
很遗憾,第二世界里奥亚斯也没能活多久。这一次在爱丽莎固执的爱恋中还掺杂了强烈的悔恨与不甘。
作为同样死了竹马的乌凝,这俩人的心境极度相似。所以她们的关系一直是淡淡的,谁都极知趣地控制着距离绝不前进一步。毕竟两人有长在同一位置的巨大伤口,随便一个触碰就是铺天盖地的噩梦。
还是那句话,活着的人是斗不过死人的。我不觉得爱丽莎能走出来爱上别人。有些人自愿将自己锁死在旧日梦影里,谁也拉不出来。让她出来还不如让她去死。
所以在戴莉亚明确而热烈地爱上爱丽莎时,在被杀死与向戴莉亚求救之间,爱丽莎选了死。往前一步是生机是未来是充满光明的现实,然而有些人早就将自己的心做了某人的殉葬品。
虽然没真死成来着。
乌凝自己也是过来人,把爱丽莎的心态摸了个十成准,除了唏嘘无奈恨铁不成钢之外要做的事就是第一时间把戴莉亚拒之门外,反正这也不是自家孩子。
有些人就是乐意拿整个后半生去回忆一个瞬间,可是那又怎样呢,那又怎样呢。
无所谓啊。即使血肉模糊也甘之若饴。

评论 ( 2 )
热度 ( 2 )

© 葡萄糖_咕咕的孢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