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糖_Laurant

要听我讲个长长的故事吗?
每天都想成为葡萄糖。
原创主,有同人。

【异世纪】【克洛斯】不可忘之花(1)

几乎跟原创没什么两样的Seer同人。当原创看吧...。

克洛斯线,魔花是主角。

(不小心忘掉了迪对应的是谁... 当个原创角色看吧...

—— —— —— ——

【异世纪】【克洛斯】不可忘之花(1)

  随着下课铃声的清响,台上的授课者这节课的最后一个话音恰到好处地落下,然后以一贯的程式设定朝我们深鞠一躬,便移动着机械关节飞快离去了。

  我抬起手来,浅蓝色的光幕随之熄灭。很抱歉整整一节课的时间里我半个字都没能听进去——直到现在,我也还是无法习惯它们无生气的话语。尽管它们被精心设计,仔细调整,声音悦耳而自然——但只要一想起它们只是由齿轮与金属构成的人造物,我便只觉遍体生冷。

  教室里的人们开始攒动起来。这已经是今天的最后一堂课了。他们三三两两地讨论着放学后的去处。

  “话说那艘怪头怪脑的飞船——是明天就要走了吧?”

  “好像是的。终于要走了。”

  “上面的似乎也全是一群怪人。”

  “总之赶紧走吧,托那家伙的福这几天都没法去南区喝酒了……”

  “……明天去喝个痛快吧……”

  “……我们今天……”

  我攥紧包带,在被人叫住之前快步跑开了。

  ……

  那艘飞船是五天前来到阿瓦维亚的。在亲眼看见它之前,便有人抓着我的胳膊朝我讲述了关于它的流言。

  “魔花你听说了吗?有外来人来到阿瓦维亚了!听说是一群旅行者,请求在这里落脚几天充实补给的……真是难懂呀。”

  “希望它还是赶紧走吧。怎么会有旅人这类残忍又薄情的存在呢?”

  “能够自愿背井离乡的人,一定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吧……”

  “小魔花?你在听吗?魔花记得也不要接近那里哦?这几天总是有那艘船的人来来往往,大家都绕着走的……”

  是啊。

  我从未见过旅人。我也并不好奇。

  直到现在我也无法理解,到底是怎样坚硬而冰冷的心脏,才能支撑着一个人向那熟稔于心的万物告别,向那深爱着的天地告别?

  他们是出于与我相似的痛楚,才踏上了那艘据说已漂泊许久的飞船吗?

  我早已失去怜悯的余裕,脚步却仍不知不觉中朝着南区去了。

  —— —— —— ——

  女子落落大方在软椅间落座。

  正如传闻,那艘飞船与它的成员并不受到永恒之城阿瓦维亚的欢迎。我有点窘迫地在周遭怀疑与厌恶的目光中搓了搓手臂,试图将脊椎里徘徊的寒意驱走。

  “……真是抱歉。”

  女子朝我眨了眨眼睛,毫不在意地扬起了嘴角。

  “没有啦,这也是常有的事。”

  “……”

  机器人快速又寂静地朝我们接近,托盘上稳稳当当放着两杯清水。女子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接过并道了声谢——尽管她的神态与语气都如此平和,我仍在她绷紧的指尖抓到了一丝鲜活的紧张。

  “……那个……”

  “啊呀。你叫我迪就好啦。”

  “……好的,迪。”我有点怀疑地咀嚼着这个简单的音节,她安抚性地朝我笑了笑。“……你们是,明天就要走了吗?”

  “是的,补给已经足够啦。”迪端端正正地坐在我对面,捧起水杯来小心地抿了一口,“我们还有很多地方要去呢。”

  她的笑容,她的头发,她的衣着。一切都不一样。一切都一样。

  我曾以为这些传说中的旅人会带有更为苦楚的神色……一边日夜思念着那无法触及的故乡,一边在漫无边际的宇宙中徘徊——被这样的痛苦折磨着的心脏该泛起多么难以自制的绝望啊。

  然而她如此轻快,眼中甚至依稀亮着对即将起航的期待与喜悦。

  将我的苦涩与失落,对比得一文不值。

  “所以特意把我叫住是有什么事吗?嗯……”

  “我叫魔花。”

  迪试了好几遍,都没能准确地叫出我的名字来,最终只得朝我歉意地笑了笑。我摆了摆手表示并不介意。

  说到底我也不是特别喜欢这个名字——尤其是在它被那冰冷的机械声音叫出来的时候。那时我总会想起故里的午后与风,在暖洋洋的阳光怀抱中,稚嫩的笑闹与话语扑棱棱地飞过了肥沃的原野。

  那时我还不叫魔花。

  想起故乡的事,我暂时勉强自己压下了心头那点不适。

  “……我想问一下,如果有可能的话……能让我和你们一起走吗?”

  迪怔怔地维持着将杯子端到唇边的动作。

  “……我知道这是非常无礼也非常突然的要求……但无论如何……我都想回到我的故乡。”

  ——TBC——

评论
热度 ( 5 )

© 葡萄糖_Laur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