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糖_Laurant

要听我讲个长长的故事吗?
每天都想成为葡萄糖。
原创主,有同人。

【异世纪】【克洛斯】不可忘之花(2)

继续,克洛斯线,魔花中心

随便看看

—— —— —— ——

【异世纪】【克洛斯】不可忘之花(2)

  迪答应用飞船上的资料室替我搜寻名为克洛斯的星球。他们离开的时间也因此推迟了。这一举动显然激起了双方共同的抗拒——不仅有不愿接近旅行者们的阿瓦维亚人怨声载道,还有揪着迪衣角的小男孩藏在阴影里,冲我老大不乐意地做了个鬼脸。

  “火火不许这么没礼貌,快道歉——啊,请别在意。”迪在小孩的额头上啪地拍了一下,扬手赶他快回飞船上呆着去。“抱歉啊,他们没什么规矩……”

  “……没关系。”比起稚嫩的莽撞,我更担心他们就这么轻易推迟了启航时间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毕竟这只是我一人执拗的私心罢了。“……起航……推迟了真的好吗?”

  迪笑道,“别担心,我们本来就没什么时间限制。而且我可是很期待你加入我们的。”

  “……”

  她的口音与我至今所听过的都不一样——柔软,干净,尾音雀跃,与这座机械之城格格不入,也与我久远记忆里的家乡毫无共通之处。

  然而那却唤起了多么熟稔又温暖的感觉啊——在被太阳晒暖的草垛上欢笑着打滚,风将花田的歌声同青草的私语一同捎来我们身边,每一日在太阳落山前都是绝不会结束的盛大节日……那距今,已有多远了呢。

  克洛斯,克洛斯。我那漂泊的灵魂,我那深爱的故乡。

  我沉默地攥紧了包带。方才的小男孩牵着另一个小女孩躲在稍远些的阴影里。她正小心地看着我。

  —— —— —— ——

  我做了个梦。

  因此当我从床上沮丧地清醒过来时,显然已经快迟到了。我以最快速度收拾好自己,堪堪赶在铃声前冲进了教室,慌忙朝教授点头道好,随后低着头匆匆一路走向自己的座位。

  我能感觉到他们的目光——正好奇地跟着我的脚步,随我一同落在这教室的最角落里。他们都懂极了分寸与礼貌,在我抬起头前便会识趣地将目光收回。尽管我即使在这特别的教室里也已算得上绝对的异类,他们仍不曾朝我投来半分恶意与嘲弄。

  然而他们那静悄悄的观察,无论多少次都令我感到非常忧愁。

  “好了,大家各自坐好,专注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吧。”教授拍了拍手,将大部分学生的注意力唤回至他们各自的电子屏上。我独自坐在更远些的角落里,从布袋中掏出自己的画具。

  我面前的,是这教室里唯一一幅货真价实的画板。

  这教室里的人并不多。

  这是艺术系的教室之一。年迈的教授正在教室里悠然巡视。光是人类讲师的存在,就足够证明这教室的特别性。

  陈旧的留声机,滑稽的风车,样式古朴的酒吧——所有人笔下的都是与这永恒的孤城格格不入的景色。那是仅存在于记载之中的古老时代,象征着不完整与不效率的残缺时代。

  在我醒来的一个月后,那个人把我安排到了这里,如同将一朵伶仃的野花种回了花田之中。

  在这座不需要梦境的阿瓦维亚之中,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在做着古老的梦。

  ……然而我知道,这点微不足道的体贴并不能使一个迷路的孩子好受多少。即使在一群注视着过去的做梦者之中,我也仍是异类。灰白的蒸汽,磨损的齿轮,巨大的火车头——我无数次在噩梦中见过它们。对我来说它们如同来自异世界的怪物,蛮横地入侵了我那悠远的童年的原野——尽管我并没有亲眼见过。

  这个教室里的所有人都在做着古老的梦。他们都在回望着白纸黑字的历史。

  只有我,只有我,独自一人在角落里描绘无处可寻的花田,孤身一人在时光里寻找毫无依据的旧梦。那正是遗失在时间长河中的鹅卵石,毫不起眼亦毫无价值,却任将其奉为珍宝的孩子哭得嗓子嘶哑也再没法找回。

  我低着头,在雪白纸张上用暧昧又温柔的暖黄色涂下了今天的第一笔。

  —— —— —— ——

  “魔花——你昨天跑到哪里去啦?……新开的那家购物中心!要不要去看看?”

  “啊,我前几天去逛了一圈,买了个好看的包~”

  “我也看看——”

  “魔花……魔花?你又要偷跑啦!”

  我正攥紧了包带想趁她们讨论之际偷跑,被她尖利的声音吓得站定在原地。

  “你都好久没和我们一起出去玩啦!”

  “……啊……那个……我……”没记错的话迪说好了下午也在那间咖啡厅里等我。

  “就去一次嘛!正好下个月有聚会,你趁机把这个奇怪的包给换了吧,明明魔花那么好看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背着这个包,一点都不衬……”

  ……

  旁边的人用手肘截断了她。女生后知后觉发现失言,连忙半捂住嘴愣愣地盯着我。

  “……抱歉……我要先走了……。”

  我在她们的目光中低着头,将那个小小的挎包用力抱进怀中,攥紧包带快步跑开了。

  ……

  在这漫长而无望的漂泊之中,我能感觉到我的灵魂正离我的身体越来越远。

  它遍体鳞伤,孤苦无助,唯一能做的便是朝我的身体撕心裂肺地控诉。我的灵魂中倾泻出无限爱意与怀念,瑰丽鲜花在遇见阿瓦维亚的干燥空气时飞速凋零。只有无数尖刺被留了下来。失去了花朵的它们共同朝我的身体哭泣着,祈求着,叫喊着,命令着——

  回去吧!我们回去吧!为何仍要滞留在这冰冷的孤城之中,为何不与我们一同飞越这道毫无意义的金属高墙!离开吧,我们离开吧,一同回到我们唯一的家乡与原野之中!

  克洛斯!克洛斯!我那漂泊的灵魂!我那深爱的故乡!

  ……

  而在那嘈杂的哭泣与渴望之中,我沉重的躯体,却只能孤零零地留在这孤城的包围之中。

  花田,天空,原野,故乡……

  只要我的躯体仍被阿瓦维亚的诅咒所禁锢,我便去不了任何地方。

  ——TBC——

评论 ( 5 )
热度 ( 4 )

© 葡萄糖_Laur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