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糖_咕咕的孢子

每天都想成为葡萄糖。
原创主,有同人。

【2016.4.7】随笔

一天中依然时不时犯病,那时总让我想起笼中不知所措的焦虑而暴躁的幼兽. 这个比喻也曾在他身上安放了无数遍,包括被刻意压低的嘶哑咆哮与含饱了泪水的眼睛. 那时他确实还小,说是没长大的幼兽也合适.

我花了极其漫长的时光来思考一切的成因,结果总是不了了之. 回忆中的场景总是模模糊糊又带着那个时代特有的光线与轮廓,比如心照不宣的信件,纸页后稚嫩的涂鸦,贯穿长廊的风,早上清澈的阳光,以及浮尘. 没长大的小少年小少女在各自皱巴巴的白纸上涂色,然后在被撕破的缝隙处画出一朵花,有冰冷的姿态和温暖的色彩.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否被漫长的别离夸大,我只是想找个特定的时间来回忆这一切.

人是由早年记忆塑造起来的. 上课时温柔的老师口吻安宁. Early-childhood memory.

Memory这个词唇齿厮磨间实在温柔,不得已让人想起所象征的时光. 我在相隔遥远的异国土地上疯一般不动声色地寻找着早年见惯的痕迹,像是和家乡如出一辙的灰色的天,或是夜晚时逐个亮起的路灯. 相知的年月快要多过其余的时间,回忆会把过于激烈尖锐的往事一点点磨平.

你是黑鹰. 他曾这么静静地读完我的日志之后说. 看,所有人都愿意把羽毛借给你,为了让你冲向那片天.

我知道他的潜台词,就像他早在第三年便干过的那样. 走出这里吧,离开这里吧,不要回头,你会遇见更好的人——比你身后的我更好的人.

循环的迷宫是不会因为这样便毁灭的. 有人踩着你的轨迹路过我的生命,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最后我走着走着发现自己不知身在何处,而我注视的方向是我自己的生命. 我踩着你的路,看着我自己.

看,即使你离开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我倒下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想,我醒来的时候视线里是干燥的围栏,窗外是另一栋建筑的浅色砖墙. 初春的风还带着点穿透的惯性,我赤着脚攀上窗台看见灰色的天,与以往无异的光景.

曾经他站在这样的风里张开了手臂,白日的光线细细描画他的身影. 我站在他的身后,觉得这才是适合天空和风的人.

今天回来的路上遇见一只黑背橙肚的小鸟,独自蹲在草垛上沉默. 当我走过去的时候,我看见它猛然腾空,以最快速度消失在了天际.

是吧. 太快了啊.



「今天的伊诺也爱着这个世界吗」
「是的哟」
——2016.4.7 Toronto, ON

评论
热度 ( 2 )

© 葡萄糖_咕咕的孢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