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糖_咕咕的孢子

每天都想成为葡萄糖。
原创主,有同人。

摸条轮归处的鱼,关于东方姐弟的。
—— —— —— ——
洛焰看着他姐打包行李,手脚乱七八糟毫不麻利。他替她叹着气把刚卷起来就被她一肘子怼到地上去的毛衣捡起来,想说老姐咱还是算了吧。
再怎么自强自立,说到底也还是大家府邸里长起来的大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养尊处优,突兀的远行所需的准备自然也跟利索完全搭不上边。
他话还没出口就被洛沐劈头打断了思绪,老弟你愣甚呢还不快过来替我搭把手。
洛焰捏着毛衣卷站在一边呆呆地盯着无从下手,过了半晌讷讷道,老姐你别勉强了……不叫莉姨帮你么?
洛沐手上动作一顿,嘴上机关枪似的飞快呛回去,她们跟我爹压根是一伙的!这不等于告诉我爹说我要离家出走么?!谁都别拦我,别拦我。我跑定了。我呆不下去了。
她嘴上絮絮叨叨地重复,一手把洛焰手里毛衣抓过来往箱角恶狠狠挤下去。
最后幸亏洛沐随身物件少的可以,几件衣物也着实占不了多少地方,所以即使东一团西一堆地往箱子里胡乱浪费空间,箱子最终还是有惊无险地关好了。一把细小的铜锁缀在光泽暗哑的箱侧接缝处,被洛焰一手提起时轻微地磕出咚咣一声。
……你跟咱爹谈过啦?洛焰问得小心翼翼,脸上是一贯不谙世事似的乖巧笑意。
谈了。
说什么了?
我同他说我若是当真在外丢了人,也绝不会用洛沐这个名字。洛沐往床沿上扑通一坐,眼里净是狰狞而稚嫩的锋芒。他不就是怕我丢了洛家的人?
这算是谈崩啦?
谈崩了吧。
洛焰从肺里拉出一声复杂而又好笑的悠长叹息,一拧身坐上桌沿去与洛沐面面相觑。
你在外边好好的啊。他语重心长,满肚子叮嘱说不出半句。记着乘船到了东方边境之后转坐兽车去中立之地啊。
记着呢。
洛沐歪着脑袋想了想。她跟这个弟弟向来欢喜冤家似的成天闹腾,然而也是她在这家里唯一的念想了。如今要把他剩下独自去异能学院求学,还当真有了几分依依不舍之情。
她想同他说我将来学成归来找你,却被他抢了先。
老姐。他脸上仍是天真烂漫的笑嘻嘻的神情,眼底的光却已悄声冷了下来。老姐,若是好的话就别回来了。
这个地方一点都不适合你。要如何把海囚在湖域中呢。所以别回来了,别回来了。
外边的世界,你只管去闯便是了。

评论
热度 ( 4 )

© 葡萄糖_咕咕的孢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