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糖_Laurant

要听我讲个长长的故事吗?
每天都想成为葡萄糖。
原创主,有同人。

等登机,摸条轮归处的鱼,还是东方姐弟的。
—— —— —— ——
洛焰熟门熟路跟牛皮糖似的往洛沐房间里一摊,说老姐啊,你都快走了,咱来叙叙旧呗。
洛沐便勉勉强强分给他半个眼角,行啊你想叙点啥。
你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的事么?洛焰语气诚恳得很。我不记得了,我那年才几岁来着……
差两个月满四岁。洛沐嘴皮子快过脑,出了口才后知后觉地怔着闭嘴。洛焰套话成功,满脸笑意地起身往前凑去,那时我有抱着你的大腿喊姐姐不?
……没有。洛沐皱着眉想把他那张脸给拍个扁平。
不是她不想说,而是那当真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四舍五入四岁的洛焰在东方惯常的阴雨天里被游走着金丝银线水纹云烟的华服严严实实裹成一个精雕细琢的小娃娃,坐在他俩共同的父亲臂弯里脸上净是茫茫然的笑意。那是一方温馨至极的景象,可爱乖巧的孩子,高大温和的父亲,与身后俏丽甜美的母亲。幸福的一家三口朝那年的洛沐走来了,像是逃也逃不掉跑也跑不远的漫长潮湿的梅雨季,像是地上随着雨势加大而缓慢漫上鞋面的积水。
女孩在窄窄的屋檐下打着水烟色的油纸伞,墨一样的发泼似的铺在挺直的脊背上。她早知道自己是只能随了父亲的,尽管他有了新的妻子有了已经四岁的儿子——可他家大业大,女孩跟了他又有何不好?比起跟那归处缥缈前路渺茫的母亲,享半世富足又有何不好?
她一身淡色,烟似的几乎要化进雨里。小男孩清清亮亮的笑声穿过雨帘来透进耳里,猛烈地摇晃着她勉强压抑的情绪。
据说这小她几岁的异母弟弟自幼是跟着他爷爷生活的——自然也是她的爷爷。她不曾与那位老人有多少相处,毕竟女孩总是不讨喜的。而那位老人在半月前悄无声息地过了世,走得算是平和安详。
她抬起头来极深邃地瞥了那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一眼。
于她来说这不过是一位无甚交集的祖辈去世,对这小孩来说可是从小到大的至亲不在的飞来横祸。可他脸上完全没有阴霾,就跟命里不曾见过半丝阴影似的阳光绚烂,笑容里尽是蜜一样的甜美与不谙世事的乖巧。
她冷冷地盯着他。
“……怪物。”

评论
热度 ( 5 )

© 葡萄糖_Laur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