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糖_Laurant

要听我讲个长长的故事吗?
每天都想成为葡萄糖。
原创主,有同人。

2017.2.25 轮归处随笔

 黑糖=欧尼戈,默儿=艾迪妮

 黑糖和默儿是她们在南国用的名字,欧尼戈(Honig)和艾迪妮(Ednie)是用通用语写的正式名字哈。

 随便写着玩玩的一个小片段,以后这种随笔应该会很多吧。

—— —— —— ——

2017.2.25

  我要搬家了。

  哦,为了庆祝这个我给你买个实用点的礼物吧。

  黑糖凭着一腔气势伸手想扒上墙头,转过身刚抬起脚就被默儿失足踩掉了鞋跟。土黄色的泥墙干燥得指腹一抹便能蹭一手指头粉末,黑糖想着她跟默儿天天在这一边聊天一边抹墙的,过个十年八年这墙会不会多出个坑来?

  她想着想着又猛然对手边这堵墙萌生了满肚子的不安全感,不由得往外蹭了半步。默儿浑然不知,哗啦啦甩掉厚底的凉鞋手脚并用利落地窜上墙头,小猫一样轻巧地转过身往下俯视。

  你小心点别掉下来……别掉下来啊。黑糖弯下腰去勾自己的鞋跟。默儿嘿嘿笑她自幼的恐高毛病,随后居高临下地享受起了高出一堵矮墙的风光。

  你想送我什么啊?

  你家里要用什么啊?锅要不要……

  不要。

  锅铲?

  ……也不要。

  默儿很喜欢送东西。黑糖从小被她塞过各种各样奇怪的玩意,大到橱窗里各种看着新鲜的精巧物件,小到收集的五光十色的糖纸,说送就送毫不留恋。黑糖桌上被她堆了好几十个除了摆着看之外毫无用途的小玩意,光是沙漏就分了七个色,能凑条彩虹。

  她在墙头晃悠着一双白嫩的脚丫,脸上又露出了那种漠视万物的百无聊赖。黑糖盯着她色泽柔嫩的小腿,心想大家都是烈日之下摸爬滚打,为什么只有默儿白回去的速度堪比冲刺。

  我要是以后能离开这里的话,一定给你带更漂亮的东西。

  这个句子她一天至少提两次,黑糖已经学会了左耳进右耳出。她不明白默儿的恐惧与抵触。南国有什么不好?除了有点缺水以及天气说变就变之外也没什么太值得在意的。她从来没有从其他人口中听到过与默儿相似的言论。被端到云顶的人总是比陆地上的人更忧心些的,她只能这么解释。

  比起黑糖,大家确实更期待默儿的未来。黑糖只是个跟普通孩子别无二致的人,顶多比别家孩子更爱闹些,学不来默儿的早慧和指尖结起的雷光。说起来她家跟默儿家还有那么点攀亲带故的历史渊源,可偏偏为什么有异能的却只有默儿呢?

  她偶尔心口发闷,可看看默儿那冗长的日程表又顿时舒畅不少。我真不是个好朋友。她有点懊恼地在心里对自己承认道。

  默儿忧郁地,安静地看着遥远的天空。黑糖猜她又在想象不知什么时候会来临的出逃,果然过了不一会她头顶传来一个熟悉的问题。

  我要是逃出去的话你会帮我一起定逃跑的计划吗?

  会啊会啊。黑糖满口答应。默儿没什么想要的东西,唯独一份出逃计划是念了又念,作为她最好的朋友岂有不帮之理。可惜这份计划一直只存在于口头之中,黑糖总会怀疑它是否真的有面世的可能性。

  她正漫无边际地发散思维,头顶又响起声音来。

  那我去你家吃饭吧,吃完饭我们一起写。

  好……啊?

  默儿收住晃荡的小腿,低下头来以一个危险的姿势认真地看着她。

  我们吃完饭就一起商量怎么写逃跑计划吧。

评论
热度 ( 4 )

© 葡萄糖_Laur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