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糖_Laurant

要听我讲个长长的故事吗?
每天都想成为葡萄糖。
原创主,有同人。

2017.2.27 轮归处随笔

2017.2.27  轮归处随笔

  戈城从药理学作业中抬起头来时,洛沐正揪着老师喋喋不休,连留给他的背影都几乎要燃起火来。

  “是真的有办法把墨梓榕的根里面的止血物质提取出来……没写!课本上没写!是我们家族的偏方!……什么叫偏方不可靠!我这就试给你看啊……!你扣我那十分根本不合理……”

  在洛沐回手从自己桌上拿起刻刀之前,戈城眼疾手快一把将它夺过来扔进抽屉。洛沐遍寻利器无果,只得又悻悻转过身去。老师只想好生安抚把这女学生随便打发过去,谁料出身药学世家的洛沐不依不饶牙尖嘴利,将那十分挣回来了还不算完,还非得要亲身证明自己家族的药方准确性。戈城在一旁支着脑袋半懂不懂左耳听右耳出,视线落在进度艰涩的作业上久久无法挪开。

  他们争吵了整整十分钟,戈城的本子还是崭新干净。悬在半空的笔尖迟迟落不下去,脑子里全是自己二十三分的卷子。他微微抬了下眼,老师已经终于答应把那十分还给洛沐了,小姑娘清了清干渴的嗓子便也顺势拾了台阶下,打算要跟老师往实验室去验证这一提纯方案。

  戈城!

  她兴高采烈朝他转过身来。你听见了吗?我把分数拿回来了!

  是啊是啊。他满口答应。那你就是满分五十啦。

  哈哈哈。我去找老师喔,帮我收拾一下东西,谢谢啦。

  她眼里是正烈的火焰,烧得生机勃勃。他看着她远去,视线重新回到自己近乎空白的作业本上。

  洛沐总是有无限精力的。他从来没见过她发呆。即使是开着小差的时候她也专心致志地吮着嘴里的糖,为那过分的甜腻而笑眯了眼。

  而戈城显然是和她截然不同的人,洛沐十次拍她肩膀中有九次都能撞上他在神游,无所事事地转着笔想不出半个回答。他问她你有什么事找我吗?洛沐置若罔闻地在他旁边拉把椅子说我给你讲题吧?我俩可是搭档。

  搭档,搭档。

  高度一样的才能叫搭档。

  直到他俩莫名其妙成了恋人,戈城依然不时揣测洛沐满满当当的大脑里自己到底能占多少。他总能看到她闪着光芒的双眼,朝着与他错开的方向,无限希望无限期待无限的能量。他替她收拾着书包,笔记本夹进课本封皮之下,橡皮与铅笔落在一处,再清清楚楚地将抽屉里的糖挑出两颗来扔进挎包的夹层。在日落之前他将她缀着水滴状挂饰的挎包封好拉链,向教学楼门口的老大爷道了再见,大门在自己身后咔哒上锁。浑身上下都映着光芒的少女站在日光余晖之中笑着等他,双眼里是他熟悉也陌生的火焰。

  她从戈城手中接过自己的挎包,一边道谢一边把手伸进夹层摸出糖来,照例一人一颗分享了她热爱的甜蜜。戈城拿牙有一搭没一搭地磨着糖球,听洛沐兴致勃勃描述了自己近乎完美的提纯过程。老师心甘情愿把分数还给我啦!她最后高兴地宣布道。

  是啊是啊。他咔嚓一声咬碎糖球,那你就是满分五十啦。

  洛沐在他身边朝着前路笑,而他在心里算了算二十三分和五十分的差距。很大,差距比自己还要大,像一张随时能把自己吞进去的嘴。他沉默着听洛沐把话题转到些奇奇怪怪的碎念上,比如历史课的老师今天衣服上的图案就像自己曾经梦见过的四脚兽,或是什么时候偷偷翻墙进植物园里看看有没有可用药材。她的脑子像个容积无限的百宝箱,里面什么都有。戈城安安静静地想着,可惜他无法一窥究竟,自然也无法知道那里面到底有没有自己。

  也许没有,也许有。

  他们吃完晚饭往宿舍走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在岔路口戈城跟着洛沐转往左边,在女生宿舍楼的灯盏下停住脚步。光石的辉芒不比日光与火焰的热烈,凉得像缎子一样滑落在他们肩上。戈城四处看看无事,便打算看洛沐进门去后便回到岔路左边去。

  等等。

  洛沐叹着气将他拉过来,将他扭折的挎包背带翻面再细细抚平,折了角的领口也一并打理平整。你们呀,好好注意一下这些东西嘛。她语重心长地端着架子给他好好整理完了,便抬起头来看着他弯起了嘴角。微凉的光芒落进她海蓝色的双眼里,柔柔地漾开了一片潋滟。

  他在回去的路上踏着光石没有温度的照明,一路寂静而悠长。他想着这次自己可不是在漫无目的地神游了,那温暖而美好的光芒便足够填满自己空白的脑海了。

  他一路向前。

  也许那百宝箱,已经没有窥探究竟的必要了吧。

评论
热度 ( 4 )

© 葡萄糖_Laur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