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糖_Laurant

要听我讲个长长的故事吗?
每天都想成为葡萄糖。
原创主,有同人。

鬼使黑大怒,拿把镰刀跟赶秋收似的气势汹汹往身前一横。老子当年可是敢把地府之主喊成老太婆的人,阴阳师你有完没完?
那阴阳师也终究是被撩起了气焰,乌漆墨黑的手狠狠抹了把同色号的脸,鬼使黑你有种,有种的……神龙召来!!
只觉庭院上空气氛骤变,毛衣反穿似的若有若无的窒息与寒意猛攀住众人神经。顿了半晌久久等不来神龙当头怒喝,扭头才瞥见被灌了两口酒的神龙正借着饭意将身子扭成一条蛇,一条桌子底下两端只露些头尾。
场面一度凝滞。萤草掰了块米饼递给一旁的小座敷,俩人肩并着肩手拉着手咔嚓咔嚓啃得满嘴是屑,显然是没打算掺和。
阴阳师阿爸气得连那纯非脸色都快掩不住血气通红,转身一把扛起最近又粗一圈的神龙二话不说气势汹汹拖进战场。饶是没心没肺日天日地咸鱼黑也不得不干咽一口,那御灵满级的神龙肚子里换算一下少说也装了阿爸五个肝,被甩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眼看阿爸摇它不醒便打算举高过头硬是把那大龙朝自己劈头盖脸砸过来,鬼使黑吓得脚下一绊拧身想跑。
那时阿爸还没把他百分之三十的攻击扒掉装上速度。无常鬼使-短腿-脆皮-幸运E-暂定咸鱼家老大-黑果真如围观群众所料般没逃成,不愧是吃掉了阿爸五个肝的,神龙在落地前一瞬猛然清醒过来贴着地面就是一个利落的抽杆而起,一尾巴将短腿黑整个扫地上去。
扫得好!再扫响些!周遭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
鬼使黑一个翻身跳起来目露凶光。是时候祭出压箱底的鬼火了。在小座敷凶狠而凄厉的目光中他凭空摘了一手鬼火,摊开来正正好好三朵幽光,转身便秋收似的一镰刀荡了开去。
——死亡审判!
那非洲阿爸眼看不好赶紧划下一道言灵,只听那透明罩子下一秒应声而碎。他还不及松口气,便听得左前方一阵肆意大笑,像是离了俗世,破了红尘。他心下一凉,不顾那审判余浪还在,忙伸手去捞——
鬼使黑呆立原地,只听他那阴阳师阿爸哭声响彻平安京,期间还混了呕血的嘶哑。
混账咸鱼崽子你又瞎几把乱砍!!!你赔老子三个黑蛋!!!
……不就是三级普攻吗……
普你妈!!!你赔!!!

评论 ( 3 )
热度 ( 4 )

© 葡萄糖_Laur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