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糖_Laurant

要听我讲个长长的故事吗?
每天都想成为葡萄糖。
原创主,有同人。

奥亚斯喜欢收集玻璃瓶。
乌凝起初还气他老为了一只玻璃小罐跟人大打出手,惹回来半身淤青跟满脸喜悦,再后来索性交给他几件零碎饰品,教他如何不抢不夺也能换来想要物品。
奥亚斯拿回来一只只剔透器皿,大的小的高的扁的圆的方的,洗得干干净净揩掉水珠子一行码开摆在窗台上,盛满了甜腻明亮天光。
乌凝说,这么多只摆在一块真好看。
奥亚斯扒着窗台皱眉头,瞪着眼睛细细地一只只看过去,半是满足半是不甘地吐了下舌头。
还没找到我想要的呢。
乌凝便瞅他,合着你不是打算搞收集,而是有要找的样式啊。长什么样子?说来听听,我也替你看看。
奥亚斯苦恼地撇着嘴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我也说不出来... 但我看到的话一定会知道。
后来一排瓶瓶罐罐成天只空落落地拿来盛光,乌凝便提议干脆拿来种点小花。奥亚斯第一个高举双手呼应说好!傍晚时就蹭了满手满脸满身泥痕跑回来了。他怕南域来的种子要给北境冻死,便改将玻璃瓶罐们挪到屋里。若是遇了冬阳,又将瓶子们一只只摆回窗台上让花也淋一淋日光。
第一朵花开的时候乌凝接了个小姑娘回来。拳曲的头发堪堪没过半只纤细后颈,贴着胶布的小脸上三分麻木七分惶惑。奥亚斯听了消息转身便去请了假,在乌凝出门前抱了那只开花的瓶子也跟了去。
奥亚斯把他精心呵护了不知多少个日夜的心连瓶带花一同递给了名叫爱丽莎的小姑娘。
爱丽莎才受了巨大惊吓没几日,被奥亚斯兴致冲冲唬得半晌没动,好一会儿才小声说,这是礼物吗?
礼物?奥亚斯茫然重复道。一旁乌凝没忍住低头捂脸。他压根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不是礼物... 但我觉得你会喜欢的。
那是一朵蓝色的花,花瓣边沿弧度乖润漂亮,坦荡荡绽开的蕊心不知为何像极了谁一只含笑的瞳孔。
—— —— —— ——
这就是水木组第二世界的初遇了。
奥亚斯要找的不是「特定样式的玻璃瓶」,而是在第一世界里没能拿到的「爱丽莎送他的玻璃瓶」。
暑假继续填第一世界的坑。
我爱他们。

评论
热度 ( 5 )

© 葡萄糖_Laur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