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糖_Laurant

要听我讲个长长的故事吗?
每天都想成为葡萄糖。
原创主,有同人。

想起多年前写不出同人以外作品的自己,又看了看现在基本很难再写同人作品的自己.
...时光真是好快呀.

不想重复什么上天不公之类的陈词滥调,只觉得有时候还真过分.
想这些的时候无非是其他学生一篇essay洋洋洒洒千来字顶多两个钟头,我们ESL学生七百五十字硬生生咬坏笔头憋了一晚也只换来堪堪漂过及格线的得分.
不过会想这些都是之前的事了. 不够好就努力,还不够就再努力,可是努力是不能解决所有事情的.
所以我倒了下去,取消了一半课程推迟了毕业看起了心理医生. 取消的课程里遭到最大抗议的无非是地狱级难度的Chemistry 12,今天我溜进教室的时候手边挂着的全班成绩表上还挂着我的名字,以及取消前遥遥领先的分数...

2016-04-08

【2016.4.7】随笔

一天中依然时不时犯病,那时总让我想起笼中不知所措的焦虑而暴躁的幼兽. 这个比喻也曾在他身上安放了无数遍,包括被刻意压低的嘶哑咆哮与含饱了泪水的眼睛. 那时他确实还小,说是没长大的幼兽也合适.

我花了极其漫长的时光来思考一切的成因,结果总是不了了之. 回忆中的场景总是模模糊糊又带着那个时代特有的光线与轮廓,比如心照不宣的信件,纸页后稚嫩的涂鸦,贯穿长廊的风,早上清澈的阳光,以及浮尘. 没长大的小少年小少女在各自皱巴巴的白纸上涂色,然后在被撕破的缝隙处画出一朵花,有冰冷的姿态和温暖的色彩.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否被漫长的别离夸大,我只是想找个特定的时间来回忆这一切.

人是由早年记忆塑造起...

2016-04-08

© 葡萄糖_Laurant | Powered by LOFTER